当前位置:
日本古武道文献分享第3期:《警视流立居合相关研究》Part 2
来源: | 作者:finance-60 | 发布时间: 2021-08-08 | 428 次浏览 | 分享到:

Ⅲ.警视流立居合之研究


        八户市立图书馆(以下简称“八户图书馆”)所藏的《警视流剑术组太刀之方书·明治24年11月1日写之/警視流剣術組太刀之方書》(资料①),在以明治19年6月的《警视厅本署击剑世话掛/警視庁本署撃剣世話掛》作为名义的绪言之后,接着揭载了警视流的形解说(以下称“明19解说”)。这是警视流形解说最古早的写本(《剑道的历史》第304、524页),但原本没有被发现。昭和56年警视厅剑道连盟编的《警视厅剑道要鉴/警視庁剣道要鑑》(资料②),揭载了警视流立居合的详细的形解说(以下称“昭56解说”),并在作为警视厅公刊物的、平成12年警视厅剑道朝稽古会《剑道读本》的第185页等处转载,是与警视流立居合相关的最新的重要资料。


        教养课编《警视厅武道九十年史/警視庁武道九十年史》(以下简称《九十年史》)第24页提到,“警察官的训练,依各流各派所想的来进行是很困难的”,“对于警视厅特别是洋装带剑的警察官来说,需要制定便于他们实现进退操纵的形”,“于是编组了新的警视厅流击剑之形”,并记载了10本击剑形。接着又言及立居合之形五本及其要旨:“前腰(正面)浅山一传流”、“夢想返(由正面向后)神道无念流”、“廻リ掛(由正面向右)田宫流”、“右ノ敵(由正面向右)镜心明智流<注3>”、“四方(由正面向左右)立身流<注4>”,但是没有关于其制定者、制定时期、形解说等详细记述。今天的警视流立居合,虽然在以警视厅本部道场为中心日日钻研,但就像古流一样,形的解说专由历代师范口传的传承比重很高,难以避免因经历年月流逝伴随而来的微妙变迁。因此对相关资料的进一步搜集研究是紧迫的课题。


        <注3>木下寿德《剑法至极详传/剣法至極詳傳》第233页等处,也写作镜“心”明智流。明19解说表记为镜“新”明智流,此外山田次郎吉《日本剑道史》第360页,《大日本剑道史》第500页等皆从明19解说,本稿亦从。


        <注4>虽然亦有“たつみ(按:tatsumi)流”一说的称呼方式,但警视厅名誉师范·田口荣治剑道范士称呼为“りっしん(按:risshinn)流”(《大日本剑道史》第510页,《日本剑道史》第576页等亦同)。


1    流派名的统一


        明19解说将流派名明记为“警视流”,大正2年《剑法至极详传》第225页也记为“警视流”;大正14年《日本剑道史》第359页记述“以与警视厅、特别是方便警官之进退操纵相合为目标,搜集各流的精粹,全部依照组织全新的所谓警视厅流一派的要求而学习”之宗旨中,称为“警视厅流”;昭和5年室井秋治编《警视流/警視流》(该解说原为片假名书“ガリ”刷,在中村民雄《史料近代剑道史/史料近代剣道史》第311页中以片假名书“活版”刷复原,以下称“室井解说”<注5>(按:“ガリ”刷即謄写版印刷法,是雕版印刷的一种。这里指昭和5年的室井解说是以片假名謄写版的形式印刷的))中称为“警视流”;昭和9年《大日本剑道史》第207页又称 “警视厅流”,等等。往时“警视流”、“警视厅流”的称呼是并存的。在此之后,昭和40年《九十年史》第25页,在流派名为“警视厅流”上,又记述了“今天,在‘警视流’木太刀形及立居合的名称下(的实体),由冈田守弘正确的保存下来了”,可以窥见当时的警视厅想将从前并称的“警视流”、“警视厅流”,统一到“警视流”的意图。作为警视厅公史的《九十年史》认冈田守弘(明治27年生,大正12年被警视厅录用,昭和33年以剑道师范退职。剑道、居合道范士,昭和59年逝世)为警视流的正统传承者,他留下了以“警视流居合形”为题的警视流形解说(片假名书)·立居合解说(平假名书)ガリ刷<注6>、警视厅剑道助教会以“警视流木太刀之形”为题的警视流木太刀之形·立居合解说(均平假名书)ガリ刷(以下称“助教会解说”)<注7>等贵重的资料。


        <注5>室井解说在“警视流居合形”的标题之后,是以与明19解说相反的顺序,先以“警视流形”为题作木太刀之形的形解说、再以“警视流立居合”为题作立居合之形的形解说,来分别记述的。另外,立居合一本目的流派名是“浅山流”,而木太刀之形则采用了“浅山一传流”的称呼。


        <注6>冈田师范留下的“警视流居合形”,是在同名的标题之后,继以“警视流形”为题作了木太刀之形10本形的形解说(片假名书),再以“警视流立居合”为题作了立居合之形5本形的形解说(平假名书),并使用ガリ刷制作的。形解说的本体,则是将室井解说的片假名书改为平假名书。有着警视厅的“将警视流正确保存了下来”之评价的冈田师范,将此长期收藏的事实,是他对室井解说相当重视的佐证。与后文中Ⅲ・5部分相通,本研究对“具有正统性的警视流立居合之解说”所采的立场,是限定于警视厅又或剑道指导室作成的资料以及警视厅历代师范的口传上。而冈田师范对“警视流居合形”资料的重视,说明其作为形解说应具有的较高的价值。


        <注7>助教会解说,是以ガリ刷制作的。其在以“明治十八年九月制定警视流木太刀之形”为题作的警视流木太刀之形的形解说(平假名书)之后,继以“警视流立居合”为题作了形解说(平假名书)。除了特别指出制定时期是“明治18年9月”之外,在“立居合总名”栏的各个形的名称之下,把“诸流”的名称及“形提出者”的名字等作了具体的记述。


        昭和40年的《九十年史》刊行后,昭和42年全剑连制作的、包括助教会解说等复制在内的《警视流木太刀之形》(以下称“昭42解说”),采用了“警视流”的称呼。在警视厅以外,昭和45年的《剑道百年》第19页、昭和50年和田八郎范士校阅的《警视厅流居合》(川口文夫教士笔记,以下称“和田解说”)等,则维持了“警视厅流”的称呼。昭和55年,又有山下素治的著作《明治之剑术/明治の剣術》在第177页称“警视流”。作为昭42解说的转载与推认的昭56解说目录中,对标题等若干部分进行了点检,当初以“警视厅流”印字刊发后,到此作了修正,将“厅”一字抹消而成“警视■流”。以上种种尚能窥见“警视厅流”旧称的残留。不过,现在的警视厅已经没有“警视厅流”的称呼了,流派名与明19解说相通,已经统一为了“警视流”。


2    警视流立居合的制定时期


        关于警视流的制定时期,《警视厅武道史管见·天之卷》第74页有“明治18年”“弥生神社创设奉纳武术大会在本乡向ヶ岡举行,在斯道之达人的互相谋划下,对当天来集会的十六个流派提供的得意之术进行了取舍综合,在此基础上制定了形,确立了警视厅武道”的记述。将室井解说的片假名书改为平假名表记的冈田师范所藏的《警视流居合形》,在以ガリ刷制作之初,与室井解说一样,在制定时期上有“明治□年”的空栏,这个空栏在后来才有人以手写填入了“十八”。受此影响,助教会解说也以“明治18年”作为制定时间。明治19年2月13日发行的《朝野新闻》,载有“警视厅近来频频对击剑之道作出奖励,但尚未确定为何流的流仪。这次将同为警视厅击剑教授者的逸见宗助的立身流,以及上田美忠的镜新明智流相折衷,发起了称为警视流的一派流仪,用以教授巡查、看守等”。同年9月2日的《时事新报》,载有“击剑,总体来说不是以实际适用为主,目前的竹刀,从依各人需要长短不定而改为2尺3寸定长。与此不同而鼓吹另开一派之警视流,与山冈铁舟以外的达于剑道的显贵之人商议之中”。复有明治32年的造士会《国士》1卷5号第378页的汇报《武术之盛衰》记述道“明治19年在向ヶ丘举行警视厅武术大会的时候,由梶川义正、上田马之允(美忠)、逸见宗助、得能关四郎、真贝忠笃(以下称梶川、上田、逸见、得能、真贝)相谋划,从当日列席之十六个流派诸士提供的得意之术中,进行取舍选择,组织了适于今时的武术,即现在的警视厅流”。因此,警视流的制定时期,应认定为如明19解说的“明治19年”(《日本剑道史》第538页、《大日本剑道史》第207页、《剑道百年》第19页等同持此说)。


        <注8>室井解说记述为“形居合ニハ武徳流或ハ一刀流無念流ト各々ノ形居合アリ.警視流の形ハ明治□年警視廳ニ於テ得能関四郎先生ヲ始メ委員ニヨリテ各流ノ粋ヲ取リ編成セルモノナレバ,他流ヨリ勝ルトモ劣ルモノニアラズ.能ク熟練玩味スレバ業ノ意ニ通ジ玄妙ノ技ヲ行フナリ”(按:大意为“形居合有武德流及一刀流、无念流等各流的形居合。警视流之形,虽然是明治□年在警视厅由得能关四郎先生作为委员开始从各流精粹中选取编成的,但并非要与他流比较优劣。只要能熟练钻研,即可通达其极意,施展玄妙之技”)。


        明19解说的绪言“明治维新废刀以来,为了不让武术终至废绝,我们的长官重设之并让警察官吏学习。虽诸流混在,但失却了本原。因此现在依命令从诸流选定编制居合5本,木刀形10本”,记载了基于警视厅长官下达的命令而选定编成形的经纬。继绪言之后,居合之项中,留有“前越(按:原文如此。越与腰在日语中同音)・浅山一傳流”、“夢想返シ・神道無念流”、“廻リ掛ケ・田宮流”、“右之敵・鏡 新明智流”、“四方・立身流”这5本形的名称和出自的流派名,以及简明的形解说(片假名书)。但作成者只记为“警视厅本署·击剑世话掛”,没有记载具体的各立居合形的提出者姓名。警视厅所藏的将明19解说的绪言及形解说以平假名ガリ刷制作的《警视厅居合并木太刀形》,在明19解说之作成名义“警视厅本署·击剑世话掛”之外以“梶川义正”明示;揭载了木太刀形的《剑法至极详传》第234页也记为“梶川撰”。但不论哪种,其根本出处都不甚明了,只能见到作为警视流的制定者代表“梶川”的记载。想来,是因为前文提到的《明治十年代的警视厅武术家》里记述的“梶川早已为警部补,巡查部长的地位,是当时的主席师范,警视厅武术之中心的存在,上田、逸见、得能分别为次席、三席、四席师范”的原因。《大日本剑道史》第513页等处,也因此持同样主旨。


        在这之后,《九十年史》第24页关于“警视厅流击剑”的形制定委员,虽有“梶川、上田、逸见、得能、真贝等剑客担任,编组出了新的警视厅流击剑之形”的明确记述,但“警视厅立居合”制定者的记述却没有。而关于击剑形制定委员的流派,《大日本剑道史》第505、510、450、462页分别有“上田是镜新明智流五代,至明治23年止在警视厅任职”、“逸见是立身流”、“得能是直心影流”、“真贝是田宫流”等记述。


        在这之中,助教会解说、昭42解说及昭56解说在“立居合总名”栏中,在形的名称之外,对出自的流派名、形的提出者名都有具体的记述。即:“前腰(正面)浅山流<注9>幕臣广濑廉提出”、“夢想返し(由正面向后)神道無念流・长冈藩雨宫真三郎提出”、“廻り掛け(由正面向左)田宫流・水户藩小泽宣提出”、“右の敵(由正面向右)镜心明智流<注3>幕臣上田美忠提出”、“四方(由正面向后左右)立身流・佐仓藩逸见宗助提出”。


        <注9>《日本剑道史》第360页有“前越·浅山一传流”,同书第541页的额剑道流名录也记为“浅山一传流”而没有“浅山流”的记载。《大日本剑道史》第628、731页也记载为“浅山一传流”而没有“浅山流”。本稿从明19解说、《九十年史》第25页及久保解说,记为“浅山一传流”。


        《九十年史》第22页,“明治21年6月警视厅击剑世话担当者”在“吾妻桥署·真贝”、“守卫係·得能”之外,还有“高轮署·雨宫真三郎”的记载。而关于弥生社击剑大会,明治15年在“巡查部长·梶川”之外有“巡查·广濑廉”、“巡查·雨宫真三郎”、“看守·上田”、“巡查部长·逸见”等;明治17年在“真贝”之外有“巡查广濑廉”、“茨城·小泽宣”、“上田美忠”、“佐仓·逸见”等人参加(前载《明治十年代的警视厅武术家》、《剑道百年》第21页等)。昭42解说及昭56解说等,将“立居合”形提出者记为“浅山一传流·广濑廉”、“神道无念流·雨宫真三郎”、“田宫流·小泽宣”、“镜新明智流<注3>上田”、“立身流·逸见”,虽有根据出处不分明的部分,但也有其一定的合理性。并且出于对各个技法解释上的必要性,也有待对各流派居合形的相关资料进行搜集及研究并得出结果。


        另外,剑道指导室的历代师范·教师的名札中,对“中山博道”“堀田捨次郎”“高须忠雄”“石关进”“齐村五郎”“持田盛二”“冈田守弘”“小野十生”“森正纯”“堀口清(居合道范士,师事于中山、堀田、高须等,东日本居合道研究会会长)”“小川忠太郎”“伊藤雅二”“中岛五郎藏(居合道范士)”“棚谷昌美”“森岛健男”“长岛末吉”“泷井幸男”“小沼宏至”“久保克己”“佐藤博信(居合道范士)”“田口荣治”“中山峰雄(居合道教士)”“益田信吾”“伊藤知治”等人的退职顺序作了揭载,立居合的传承及师徒关系的确认等可以参考。剑道人的个人情报等,除此之外,还有《大日本剑道史》、大正7年堀田捨次郎《剑道之极意/剣道の極意》、昭和5年宫内省《昭和天览试合/昭和天覧試合》大日本雄辩会(按:原文如此)、昭和54-6年全剑连《剑道·居合道·杖道高段者指导者名鉴/剣道・居合道・杖道高段者指導者名鑑》、昭和59年小泽爱次郎《皇国剑道史/皇国剣道史》、平成16年三菱武道会《三菱武道》思齐馆落成纪念号、同年神奈川县剑道连盟居合道部《居合道部30年之历程/居合道部30年の歩み》、平成17年棚谷先生追悼纪念事业委员会《露堂堂/露堂々》、平成18年三菱武道会干事会《第50回全三菱武道大会》、平成19年池田清代《居合道名人传·上下/居合道名人伝・上下》、平成20年《剑道日本·居合道虎之卷/剣道日本·居合道虎の巻》等公开资料。